相关文章

合肥人结婚要多少彩礼?记者调查:没彩礼同样精彩

  中安在线讯 据新安晚报报道,小伙和心爱的女孩结婚需要什么?除了一颗爱她的心,一份陪她到老的情,在很多地方还需要一份彩礼。民俗专家表示,彩礼的源头可以追溯到中国传统婚姻礼仪中的“三书六礼”,本意是用来表达诚意、象征美好,可如今很多地方的高额彩礼已变了味。

  记者在合肥做了一份小调查,发现讲文明、树新风,破除“天价彩礼”陋习是主流心声。许多市民表示,“天价彩礼”的背后凸显的是人情冷漠,但事实上没有什么比家庭幸福更重要。

  岳母狮子大开口,差点拆散小两口

  “买房装修花了几十万,我父母就是普通退休职工,基本上把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掏出来了,我姐还补贴我十万。后来女友妈妈提出十九万八千八的彩礼时,我真的惊呆了!”说起高额彩礼的事情,方强(化名)有很多话要吐槽。当初因为这十九万八千八的彩礼,他和女友吵了半年,还险些分手。

  首次拜访

  方强在合肥做销售,5年前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来自合肥周边某县的小玲(化名)。“她心地善良,性格文静,我们认识一段时间后建立了好感,确定了恋爱关系。”方强告诉记者,恋爱一年左右,双方开始谈婚论嫁。

  “我第一次拜访她父母,就被要求也要去家里的叔叔大伯姨娘家送礼。开始我以为买些牛奶水果就可以了,没想到那么复杂,那是第一次出现了观念上的交锋。”方强告诉记者,每户人家送两条香烟一箱酒,还要买水果什么的,一家就大概2000块钱了,几户亲戚走下来花了上万块,而给女方父母的礼物还要更多。

  “她父母和我父母第一次见面,谈话间也为彩礼的事情做了一些铺垫。”方强说,当时准岳母提到老家规矩多,亲戚朋友也多,在村里家族比较大,方方面面都要周到些,“当时没有说得这么直白,我也没多想。”

  吓坏新郎

  结婚的事情正式提上日程后,准岳母自然而然提到了彩礼的问题。“她说我们那边项目多,七七八八加起来,彩礼要198800元,还说那边都是这样的。”方强告诉记者,尽管他们是朋友介绍的,但是还得从亲戚里挑一位当媒人,得给媒人买一套新衣服,包红包和买金手镯,算是答谢。

  “我当时一个人在合肥工作,我父母就是退休职工,为了给我买房装修,他们基本上把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掏出来了,我姐姐姐夫还补贴了我10万元。”方强说,当时准岳母提出这么高的彩礼让他很震惊,他脸色很难看,但也不好当面发怒。

  改变僵局

  “我回来就跟朋友说,她家怎么这么夸张?儿女结婚是大事,婚前就把我榨干了,以后日子怎么过。”方强说,接下来半年时间他和女友经常因为这事吵架,两个人甚至闹过分手。“父母亲给她压力很大,她就像夹心饼干,也很委屈。”方强说,双方始终僵持不下,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僵局。“她父亲在外地打工生了一场大病,母亲毕竟是女的,也没啥力气,而她弟弟还在上学,我就请假过去照顾。”方强说,大约半个月时间他都在医院照顾准岳父,让准岳父和准岳母很感动,“她父母亲不是多坏,主要是家里面的传统观念重,讲究要面子,所以要这么多彩礼。”

  这件事后,准岳父岳母认为方强很靠谱,彩礼也松口了。“最后定的彩礼是六万八,加上按照风俗要求买的东西,花费不超过8万。”方强说。

  如今方强和妻子已经有了一个1岁多的孩子,两个人生活得很幸福,回想起来,高额彩礼险些毁了这份好姻缘。

  彩礼婚礼全免了,平凡爱情最重要

  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小杨会心地笑了,这是爱人小王对她的爱情承诺,是幸福的见证。虽然没有彩礼、在老家也没办婚礼,对他们两口子来说那都不叫事儿。这样一份简单平凡的爱情,对于他们俩来说,有着不一样的意义。

  摆脱老家风俗,简单举办婚礼

  2015年,经熟人介绍,小杨和小王相识相恋,经过一年多的交往,两人确定,对方就是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。不过,小王的家庭条件并不宽裕,他本人也是白手起家创业中。在谈及婚嫁时,准婆婆曾问小杨是否需要准备彩礼,小杨和家人商量后,却谢绝了,“我爸妈很开明,他们觉得只要我自己看对了人,其他的都愿意随我。”

  小杨来自宿州农村,按老家习俗,彩礼至少在6或8万朝上,还要准备婚房与婚车。此外,在举办仪式时,也有很多规矩,比如先摆订婚宴,此时男方要向女方交上一笔订婚费用和“三金”,男女新人要带着烟酒糖等礼品挨家挨户去亲戚家“认亲”,摆婚宴酒席时要将所有亲朋好友请到。

  “我家家族比较大,亲戚也很多,全部办下来至少要花十多万。”小杨说,她和小王最终选择一切从简,在宿州老家取消了婚礼,只通知部分亲戚,在合肥办了一场简单的婚宴,只有两三桌人。

  “外公外婆以为我受委屈了,说静悄悄地搞,连个仪式都没有,不像个结婚的样子。”小杨说,为此,她又自己回老家跟老人们解释,“我说自己愿意这样,只要嫁的这个人好就行了。”

  只买一枚婚戒,作为爱情信物

  原本按规矩,男方要送小杨“三金”,不过,小杨都不要,她只提出要一对戒指,代表着两人爱情的承诺。在挑婚戒时,小王为了给小杨购买一枚更贵更漂亮的戒指,省下了自己的那一枚。

  两人办完婚宴后,收拾行李,去黄山旅行了一趟,为这个简单的婚礼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如今,小杨也辞去了工作,与爱人小王一起打拼着他们自己的事业,感情生活一直甜蜜而又稳定。

  对于彩礼这个话题,小杨也有话要说,“我觉得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,并不是说要彩礼就是不对的,有的老人想通过要彩礼来看男方是否舍得,婚后又退回去了。还有些地方对这些规矩特别注重,如果没有给彩礼,可能婚后想起这事会不开心。”

  但小杨认为,结婚毕竟是两个年轻人的事情,只要双方互相理解难处,互相认可对方,懂得退让,能够接受简单的幸福,彩礼甚至婚礼都不是必需品,“只要小两口过得开心幸福就好,毕竟这才是婚姻中最重要的啊。”

  彩礼给了两万块,岳母回赠大红包

  “如果说满分是100分,那我给我爱人打90分,给丈母娘打120分,多出的20分,是因为她人真的是太好了!”阜阳的陈先生说这话时,脸上洋溢着幸福之情。

  爱情在校园萌芽

  陈先生告诉记者,他和爱人的爱情是从大学校园开始的,那时他们经常一起去教室上自习,也会骑自行车在校园里逛逛,渐渐发展成为情侣,认定对方就是以后结婚、相伴到老的那个人。

  2010年,陈先生从江苏的高校毕业来到合肥工作,比他低一届的女友还在江苏读书。那时候两个人主要通过QQ、电话等保持联系。尽管两个人感情很好,陈先生心里始终有些担心,因为女友不是安徽人,万一毕业后不来合肥工作怎么办?

  让陈先生感动的是,2011年女友毕业前夕,放弃了在南京的工作机会,直接来到合肥找工作,并通过了一家企业的招聘考试。“其实她母亲也舍不得她离家那么远,但是她很理解我们的感情,并没有阻拦,让我很感激。”陈先生说。

  丈母娘给他红包

  女友来到合肥工作,结婚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房子问题。陈先生家就是普通农村家庭,他自己刚刚参加工作也没什么积蓄,手头只有2万块钱。“当时的想法是我们两个人慢慢攒钱,过几年再买房。谁知道丈母娘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主动问我缺多少她会帮忙。”陈先生说,那时他碍于男人的自尊,婉拒了丈母娘的好意,没想到丈母娘和女友一起给他做工作,“让我不要有顾虑,说既然以后要成为一家人,幸福最重要。”

  在女方的帮助下,他们在合肥有了自己的房子。2013年,定下结婚的日子后,双方家庭也提到了彩礼的问题。“我问丈母娘彩礼需要多少,她直接跟我讲彩礼就是一个形式,多少都没关系。”陈先生说,当时他把仅有的2万元积蓄当作彩礼送到女方家,没想到他准备回来的时候,丈母娘给了他一个红包,里面装着2万6千元,让他非常感动。

  儿女幸福最重要

  陈先生说,尽管岳母总是“贴钱”给他们,但让他感动的是,岳母从来不在他面前说这些事,免得让他感觉有压力。每次岳母来合肥,或者他们一起回岳母家,老人家都把他们当小孩子一样照顾,生活起居无微不至。

  “有时候我们小两口也会拌嘴,如果丈母娘知道了,总要数落一番我爱人,我都感到很惭愧。”陈先生说,过年过节他去送礼,丈母娘总是回给他们更多,“她就一直跟我说‘我们年纪大了,只要身体好,也花不了多少钱。你们现在还年轻,压力大,当然要多为你们想一点。’”

  2014年,陈先生和爱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,如今二宝计划也已进入他们的“五年规划”里。“如果二宝是女儿,我也会这样对未来女婿的。儿女幸福比什么都重要,彩礼什么的都是浮云。”陈先生说。